经藏网
经藏网
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
主页/ 情感世界/ 文章正文

模糊又熟悉的东西

导读:模糊又熟悉的东西也许我们都一样,除了生存,总有一种模糊但却熟悉的东西是所要追寻和坚持的。...

  模糊又熟悉的东西

  也许我们都一样,除了生存,总有一种模糊但却熟悉的东西是所要追寻和坚持的。

\

  昌都寺有感一昨天中午我坐在寺庙矮墙内的苹果树下发呆,一只松鼠爬上围墙想翻到院内的粮仓里搬粮食。它没想到墙头有人,突然与我的视线相对,吓得转身一溜烟的跑了。我很抱歉吓了它一跳。我想起来了,这是松鼠们的必经之路。我很多次看着它们翻过墙头,爬上楼梯,再从一块没有玻璃的窗子里进去。那里有很多大米和青稞,是寺庙里僧人们的粮食,也是老鼠和松鼠们的粮食。李西活佛说反正它们也吃不了多少。也不管它们。

  寺庙里没有猫,只有一只叫加森的老狗,它很负责任的看家。但老鼠很猖狂,人们拿它们没办法。活佛说它们赶不走,以前寺庙里的僧人捉住老鼠,就把它们放到寺庙外河的另一边去,但它们认路,不几天就会回来。有一次他们专门往老鼠尾巴上刷了油漆记号,果然没几天就又是它回来了。

  我到山下的水塘和草坪去玩儿,半路上遇见了一只猫。我对猫说:我告诉你一个有老鼠的地方,你可别说是我说的。回来,同去的小和尚把我的话告诉了活佛,活佛没有讲话,我很尴尬。

  在这海拔四千多米的山上,万物相处得是那样融洽。我来到这里已经是第二次了。第一次,红嘴乌鸦刚到寺庙屋檐下做窝,山上动不动就又一场白雪皑皑。这一次是夏天,山下水塘里的黄鸭夫妇已经带着新孵出的小宝宝飞走了。这里漫山遍野的野花,清新的空气,碧蓝的天。

  早晨,寺庙的屋顶桑烟升起,在僧人们的钟声和鼓声中我沿着寺庙转山。那是一种恍若隔世的熟悉与陌生,我没有任何牵绊和目的的脚却会走着走着的茫然失措。人们好象总是在寻找,也总是在守侯。不管怎样,心得放在一个地方。佛教讲:心如止水、了无挂碍。而不管你怎样试图让自己解脱、自由,心似乎都没有着落。我们总是会在心里放上一些事,然后等着它的到来,或急急的促成它的发生。而等待和守侯的焦虑似乎就是生命的过程,我想包括了对了脱生死的追求吧。

  法会结束后,寺庙里的客人渐渐都走了。加森被解开了铁链,它撒着欢儿的跑着。几天里人们忙得顾不上它,我以为它会痛快的去玩儿或找些吃的,但它走不了几步就又回来了。有时,寺庙里一个人也没有,加森就变成了野狗。但不管多久有人回来都会看见它远远的跑来。我不知它是否满足,是否也有期待和守侯,或者它的心里也在记挂着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