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
主页/ 世间百态/ 文章正文

吕蒙

导读:吕蒙有一部叫《状元媒》的京戏,说的是北宋新科状元吕蒙正出面做媒,将皇室成员柴郡主下嫁给武将杨延昭的故事。能为声势显赫的天波府杨家将跟大宋皇室联姻充当月老,可见吕蒙正在朝廷的地位已非一般。然而,谁能想到,吕蒙正在未及第之前却是一个一文不名仅以教书糊口的乡村秀才呢。  相传有一年除夕,大家小户都兴高采烈地忙着过年,而居住在寒窑内的吕蒙正却家徒四壁,冷冷清清。原来这一年,吕蒙正为集中精力准备来年赴京赶考...

  吕蒙

  有一部叫《状元媒》的京戏,说的是北宋新科状元吕蒙正出面做媒,将皇室成员柴郡主下嫁给武将杨延昭的故事。能为声势显赫的天波府杨家将跟大宋皇室联姻充当月老,可见吕蒙正在朝廷的地位已非一般。然而,谁能想到,吕蒙正在未及第之前却是一个一文不名仅以教书糊口的乡村秀才呢。

  相传有一年除夕,大家小户都兴高采烈地忙着过年,而居住在寒窑内的吕蒙正却家徒四壁,冷冷清清。原来这一年,吕蒙正为集中精力准备来年赴京赶考的功课而歇馆在家,中断了那份微薄的资财,穷得连饭都吃不上,哪还有钱置办年货?

  晌午时分,邻居王屠看看挂在肉案旁的一个猪头还无人问津,便在心里嘀咕道:看来这猪头是没人要了,若卖不掉,过了年谁肯买这陈猪头呢?转念一想:哎,那个穷酸吕蒙正还未曾买过一两肉呢。于是他唤来妻子,如此这般地教导一番。

  对丈夫的话心领神会的王屠婆娘踅进吕家寒窑,见吕蒙正手持诗书正在诵读,新婚不久的妻子则坐在一旁手摇纺车,便满脸堆笑地对吕蒙正夫妇说:“我家当家的穷忙,脱不开身,让我过来给先生、师娘拜个早年,顺便看看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!”

  吕蒙正夫妇一听,顿觉三春之暖,赶紧起身,笑脸相迎,答礼让座。

  王屠婆娘并不坐下,两眼在室内逡巡一遍,未见到吕家桌上、灶台上有一丁点儿的荤菜,心中暗暗得意,显出一副十分关心的模样,问吕妻:“吕师娘,年忙得怎么样?”

  吕妻答道:“我家上无老,下无小,就我跟先生两个人,不讲究了!”

  “哎,话岂能这样讲,一年到头的,过个大年多少总要割点肉吧,吕先生,你说是吗?”

  吕蒙正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,便随口应道:“是啊,是啊!”

  “这就对了!”王屠婆娘双手朝大腿一拍,对吕蒙正说,“我知道你吕先生一时有难处,特为你家留一猪头,钱嘛,待先生新春开馆后再给也不迟!”

  吕蒙正深受感动,便对妻子说:“娘子,难得王老板一片好意,你就随老板娘去将猪头提回来吧,一切容蒙正日后重谢!”

  吕妻见丈夫高兴,自然也很开心,便随王屠婆娘到肉铺将猪头提回来了。

  吕蒙正难得地放下书本,欢天喜地地帮妻子劈柴烧水,一个操刀刮皮,一个拿镊除毛。两人花了半天工夫,方把猪头收拾干净,放进锅里,架柴烧煮。渐渐地便从锅内溢出肉香,室内热气腾腾。

  傍晚时分,一个船老板急急匆匆赶到王屠肉铺要买猪头。王屠说:“你来迟了,正午才将一猪头赊欠给邻家。”

  船老板着急地说:“我们船家大年五更都要用猪头敬祭船神、河神,近几日因替一油坊抢运豆子,今日才到,卸了货就跑来买猪头,不想几家肉铺皆无猪头可卖,真急死人!”

  王屠见他心急火燎的样子,便说:“你若愿意出三倍的现银,我就把赊出去的猪头要回给你!”

  船老板无奈,只得答应王屠的无理要价。

  一个猪头要三个猪头的价,而且还是现银,王屠何乐而不为呢?便又如此这般地教了老婆一番。婆娘一听有大钱可赚,便三步并作两步往吕家跑。一进吕家门,便哭丧着脸对吕蒙正夫妇说:“吕先生、吕师娘,实在对不起啊,中午因我多了一句嘴,现在惹出祸来了!”

\

  吕蒙正一听,十分惊诧,忙问是怎么回事。

  王屠婆娘说:“祸事就出在那个猪头上。昨天,当家的跟人合杀一口猪,分肉时,那人说不要猪头,可现在他又上门,死活赖命地要那猪头。当家的说卖了,他就不让,三言两语蹦起来,捣当家的几拳头不算,还发狠,若不把那猪头给他,就跟当家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。”说着,竟呜呜咽咽地哭起来。花言巧语的王屠婆娘将故事编得天衣无缝,无懈可击。

  向来与人为善的吕蒙正夫妇听了王屠婆娘的哭诉,觉得很过意不去,是自家对不住邻居王屠,绝不能让好心的邻居为难遭殃,于是二话没说,爽快地揭开锅盖,将在沸水锅里上下翻滚的猪头捞出来放进王屠婆娘的提篮里。王屠婆娘提起竹篮,脚底板像抹上了油似的,头也不回地跑回家了。

  吕蒙正夫妻二人草草吃了年夜饭,虽未吃上猪头,但心里却坦坦荡荡。二人正准备上床就寝,听有人叫门。来人自我介绍是船老板,因忙了一天脱不开身,这才上岸买全了香烛纸马,特慕名请吕先生帮忙写副敬祭船神、河神的对联。

  吕蒙正写好对联交与船老板,船老板揭开篮盖,将对联放进篮中。吕蒙正夫妇无意中瞧见篮中有一个煮熟了的猪头,这猪头竟好生面熟,不免心生疑窦。船老板掏出几文钱递与吕蒙正,说:“这是先生为我写对联的钱。”吕蒙正拒绝不收,说:“随手写几个字要什么钱啊!”船老板感慨地说:“比起王屠来,吕先生真是个好人,我买王屠的这个猪头花了三倍的高价,听他讲原本已赊给邻人了。”

  吕蒙正一听恍然大悟,自家竟被王屠两口子蒙在鼓里,玩弄于股掌之间。一时间他气得浑身颤栗,怒发冲冠,脸色铁青。因碍于脸面,当着船老板的面又不好发作。妻子虽忍气吞声,但心里也不是个滋味。待船老板走后,她开导丈夫说:“王屠是生意人,生意人嘛往往见利忘义;你是读书人,明事理,切莫跟这等龌龊小人一般见识。大丈夫要志不要气,圣人有言,小不忍则乱大谋,你气他恼他,又奈何不了他,分散了心思,影响了功课,误了前程,值得吗?”吕蒙正觉得妻子的话在理,便将这桩不快之事丢诸脑后。

  就在那年秋天,吕蒙正金榜题名,中了头名状元。

  多年之后的一个除夕,吕蒙正下朝后看到厨子在做猪头,想到当年遭受的猪头之辱,一股怨气不由升起,便狠狠地骂道:“看我该如何治你这个畜生!”夫人闻声忙问:“你在跟谁生气?”吕蒙正便说:“夫人难道忘了当年我们穷困潦倒之时的那个除夕吗?王屠将一只卖不掉的猪头主动上门赊我,待我二人将猪头弄净下锅煮得烂熟了,他却又让婆娘来索去卖高价。多少年来我心里一直窝着这口气,我要给地方官打个招呼,让他们好好整整这个可恶的王屠!”

  夫人听了,略一沉吟便劝道:“君子当有容人之量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你一个堂堂的朝廷大臣跟一个乡野屠户计较旧事,像话吗?为国家、皇上办事的人,不能小肚鸡肠,应有肚量大如海、腹内任舟行的气度啊!”

  夫人一席话,说得吕蒙正哑口无言,扪心自问,自己确实心胸狭隘,有失体统。当即挥笔“肚量大如海,腹内任舟行”,挂于书房,以作自勉。

  后来,吕蒙正官居一品,北宋太宗年间曾三任宰相之职,处处以谦让为怀,美名远播。人们都说他有海纳百川之胸襟,由此渐渐地演绎出“宰相肚里能撑船”这个千古美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