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
主页/ 自然的代价/ 文章正文

第六十八回

导读:看来他所做的一切,就在他将离开前可能前功尽弃了。他开始急了,他越急,就越没有说服力。连他身边的忠实跟班都不再感觉到他的超凡气质,反而是一种压迫性的说教。只有雁后对他忠心耿耿,...

  第六十八回

  看来他所做的一切,就在他将离开前可能前功尽弃了。

  他开始急了,他越急,就越没有说服力。连他身边的忠实跟班都不再感觉到他的超凡气质,反而是一种压迫性的说教。只有雁后对他忠心耿耿,却不知如何帮他。

 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,雁王身心状况每况愈下。

  这一切,都在无名菩萨的观察与预料之中。

  「雁王毁谤的业还剩三天了。」

  雁群中的散播谬论者,看到雁王的威信被削弱损伤,正孕育着一次叛变,想重立一个单纯的新王。所谓单纯就是不搞思想革命,只管食物与繁殖。

  于是他们设计了三个圈套,要把雁王逼退。一是以群体自摧为胁,要大王自我牺牲,以供养神明;二是群起围攻,逼大王反击,逼他伤害自己的子民,以自打嘴巴,破除他的非暴力不杀生的理论;三是以年轻多姿的母雁诱惑雁王,令他交配,一来可破他这次回来任王的清净纪录,二来可离间雁王与雁后。一旦成功,便可污辱他,令他羞耻地自行离开。

  三天后,他们开始了。

  「大王。群雁皆达到这个结论,我们因为经常讨论『死』,得罪了天地神明,必须有祭品供给神明,以平息神明的怒气。如果不这么做,群雁将无法生存下去。大王一向爱民如子,应以雁族的前途为考量。由于大王是开始论『死』的第一雁,我们一致请大王尊重群体的意见。」有雁代表发言,群雁无声。其实,认同的只占三分一,三分一观望怕事,三分一深信大王应变的能力,也就默不作声。看来此雁的发言,好像得到全体雁群的默许及一致认同!

  雁王的霉运就在此时刚刚度过。雁王近十天来的混沌心思此时恢复清醒,心亮了起来,眼神再次出现光彩。

  他想起离开蒙卡勒大师前所做的第一个梦。

  「依法如实」。

  「论『死』并不会得罪神明,这完全没有关系到神明的福利,神明何必要生气?第二,这次天灾伤害到的众生不止雁族,还包括人类与陆地的走兽与宠物。难道他们全都得罪了神明?若是,人类会是更高级的供品,你们应该找人类去!第三,过去已过,灾难已平息,没有证据说明不给供品雁族就无法生存下去!」

  雁王此时神采奕奕地道明理由。敌对的雁儿顿时失去了辩辞。于是,他们变得蛮横不讲理!

  「是否大王在找藉口,不想为子民的利益而牺牲,大王贪生怕死!如果大王不肯以身供奉神明,那我们全部雁儿一起跳进这海里!」

  雁王如如不动地以悲眼望着这一群叛变的雁儿。

  「依法如实」是他的心诀。

\

  「我们真的去了!」

  如如不动。

  那群雁儿往海里迈去。

  「我们真的跳下去了!」

  如如不动。

  「众生自毁要胁法不离」,「生心无住无住才生心」。

  雁王想起第一个梦中妙音天女的歌,如如不动。

  结果是他们谁也不愿当牺牲品。

  带头的恼羞成怒了,第一招失败了,却又无法让群雁信服他们的大王不爱护他们,因为大王的理由太合理了,谁也驳不过。

  于是他使出第二招,冲过来啄大王。没有雁儿保护大王,因为向来大王是最强的。但此时,他无意以暴力制止暴力,他想起他非暴力的教导,想起第二个梦中巨人那「空」字盾与「悲」字心口。一瞬间,群雁只看到他们的王已被啄得鲜血全身,而未反啄,只默默忍受。

  这事非同小可,群雁皆群起攻击这只叛雁。反而是雁王伸出大翅膀一挡,把他给救了。

  叛雁也藉此机会一转话,说:「礼敬大王,小民只是要向全民证明,大王爱民如子,是个以身作则的领袖,教育非暴力,亦身体力行实践非暴力,故对大王有所冒犯。为了表示对大王的崇敬,小民把三位小雁女献给大王当雁妃,可把贤王的后代传播下去,令雁族世世代代受惠。」

  雁王还未看清这是怎么回事,三只小母雁已一涌而上,与雁王亲热起来。突然他想起第三个梦里的妙音天女的考题,顿时一飞而上,但他毕竟刚受伤,血尚未止,不宜高飞,便飞到雁后身旁。雁后双翅一挡,三只小母雁也不敢前进了。

  这一退救了他。原来三只小母雁,已准备要磨擦雁王的伤口,来加重雁王的伤势。

  这一段事件,令群雁更忠信于雁王。叛雁虽被雁王慈悲留住,但在雁群中已受到孤立。

  雁王再一次苦口婆心地向群雁讲法。这回大众皆忠心信受了。

  他想到自己即将离开,伤势未复原,恐怕经不起长途飞行,正苦思出路。

  「法的力量,真理的誓愿!」无名菩萨以心相印。

  「法的力量,真理的誓愿!」雁王得到了灵感。

  于是:

  「请天地菩萨神明众生作证,当我被叛雁攻击时,心中未曾生起一丝一毫的嗔心,愿这真实语的力量,令我的伤势即刻复原。」他的伤势即刻复原。群雁皆震撼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奇迹。

  「请天地菩萨神明众生作证,当我拒绝以身供奉神明时,心中未曾有对神明失敬,未曾有过对子民失去慈爱的心,愿这真实语的力量,令雁群中所有的肉体伤痛,即刻复原。」这也即刻应验。

  「请天地菩萨神明众生作证,当三只小母雁碰我的身体时,我未曾生起过一丝一毫贪欲之念,愿这真实语的力量,令雁后健康快乐。」这无法即刻见效,却在雁后心中留下雁王离去后无限甜美的回忆与信念,毕竟她对他的奉献太无私了。

  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