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单独中的洞见 哲理故事300篇 谈佛说禅悟人生 淡定的人生从舍得开始 佛心禅语中的人生智慧
主页/ 金玉良言/ 文章正文

黄柏霖:平日不念佛,临命终时五花大绑

导读:黄柏霖:平日不念佛,临命终时五花大绑 我以前就讲过一个公案,我莲友的妈妈。我就告诉我那个莲友说,妳平常要度妳妈妈念佛。我那个莲友说,有啊,我都有叫她念佛,她就是跟我回答说,妳念就好啦,我老的时候再...
黄柏霖:平日不念佛,临命终时五花大绑

我以前就讲过一个公案,我莲友的妈妈。我就告诉我那个莲友说,妳平常要度妳妈妈念佛。我那个莲友说,有啊,我都有叫她念佛,她就是跟我回答说,妳念就好啦,我老的时候再来念。她已经六七十岁了,她说我老的时候再来念。结果我那个莲友,她跟她姐姐都是学佛人,她姐姐还是某某委员,两个都没有办法度她妈妈。结果那一年的过年,比如说明天要过年了,今天就不能让她过这个年关,她妈妈就突然间中风。中风以后,她昏迷,可是很清楚,眼睛张不开,这就是业力。就把她送到台北万芳医院,在文山区那里,以前我服务过的地方。她叫我过去关心,我看到那个病床,我也被她这个情况吓住了。为什么?因为她中风以后,虽然医学上说她是昏迷,可是她很清楚,她是眼睛张不开,业力不让她张开,所以她两只手就绑在后面那个床架上,两只脚也绑在那个床架上。为什么要绑起来?

因为她要去抓那个管子,医生、护士把她插管进去,她觉得很痛苦,她要去拔那个管子。

我请一个法师来,还有我,我们两个联手都没有办法安抚她,她一直在那边挣扎,她不是昏迷怎么还会挣扎呢?就是这里讲的,临命终的时候,惊狂、恐怖。这里告诉你,佛陀告诉你,怎么可以不惊不怖呢?怎么可以做到心不颠倒呢?就是赵抃他坐化,他正念分明。我们刚才讲,赵抃他临命终什么个境界?他词气不乱,他说话很正常。他一定跟他的部属跟亲人讲,我要走了。就像周安士居士一样,清朝那个周安士居士,著作那个《安士全书》的、《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》,那位周安士居士。他要往生的时候,他的夫人说要给他烧个香汤。香汤就是比如像我在助念的时候,我都会这样做,我就放一些檀香木下去,煮了一桶水,它是热的,我们民间讲叫阴阳水。你在煮那个香汤的时候,你就放檀香木,它很香嘛,你就把它放到水里面去煮,它那个水就变成香香地。再加一点冷水下去,这样合起来,就可以跟病人或是往生者给他擦拭,这叫沐浴香汤。

周安士老居士他的夫人跟他说,老爷,要不要跟你沐浴香汤啊?就跟他这个一样,词气不乱,要往生了,周安士居士也是这个境界,赵抃也是这个境界。他们两位都不是出家人。周安士居士怎么说呢?他跟他的夫人怎么讲?我香汤沐浴久矣。这什么意思?他每天都活在,生活在五分法身香里面,戒、定、慧、解脱、解脱知见香,那才是真正的香。

所以我那个莲友的妈妈,就把她送到万芳医院以后,变成五花大绑,恐怖、害怕。这个时候,她法都听不进去,不要说是念佛,一句佛号都念不出来。你不要说十念必生,一句都念不出,怎么能够见佛呢?平常没有功夫底子,做得到吗?人家赵抃有这么多底子,焚香告帝、自奉俭廉、其为政便民爱民、不治家业,人家都做到这些功夫。换句话说,这个境界平常就持戒了,有没有念佛我不知道,因为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修净土法门。

摘自《太上感应篇汇编》(第一百零三集) 黄柏霖警官主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