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
主页/ 禅宗公案/ 文章正文

和尚与女人

导读:两个和尚在回寺院的途中,在河岸遇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。她和和尚一样要到对岸去,但是水太深了,所以其中一个和尚就背她过河。他的同伴因此很愤慨,喋喋不休地谴责他,说他不顾清规,说他忘了自己是个和尚,怎么胆敢去背一个女人?人们将会怎样说?他们的宗教不就要因此遭受非议等等。...

  两个和尚在回寺院的途中,在河岸遇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。她和和尚一样要到对岸去,但是水太深了,所以其中一个和尚就背她过河。

  他的同伴因此很愤慨,喋喋不休地谴责他,说他不顾清规,说他忘了自己是个和尚,怎么胆敢去背一个女人?人们将会怎样说?他们的宗教不就要因此遭受非议等等。

\

  那个被称为不守清规的和尚,耐着性子听这没完没了的说教,终于打断了他的话,说:“兄弟,我已将那个女人放下在那河岸,而你现在仍然背着她吗?”

  阿拉伯神秘家阿布·哈桑·布斯汉雅说:“犯罪的欲望和念头比罪过本身更为有害。人身片刻耽溺于欢乐是一回事,而持续地去冥想回味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。热心信仰的人若是不断地咀嚼别人的罪过,会令人不无怀疑:他从这冥想别人的罪过中所得到的乐趣比犯罪者本人还要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