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
主页/ 哼哈一如说/ 文章正文

舍不得--鼠妈妈

导读:舍不得--鼠妈妈...

  舍不得--鼠妈妈

\

  在龙吟溪畔的无住寺,本是与世无争,青山绿水,养心修性的好去处。

  今儿个小芧蓬忽然热闹了起来,尤其是晚上,简直像在开运动大会。终于使得大愚,想跟这群飞来客斗智慧了。

  晚上,趁它们正热闹时,扭灯一看。‘好家伙!原来是老鼠。’嗯!知道是老鼠便好办。晚上放了一块上好的甜蕃薯在老鼠笼中后,便将所有,可以吃的食物,全部收起来。当天晚上,只听到很短暂的声音,便整夜悄然了。隔天,往笼中一看。‘哇!哈!哈!’一个鼠妈妈,四个鼠宝宝。嗯!大愚想,把它们放生吧!鼠妈妈因为跑来跑去,弄断了一小截尾巴,大愚把它们拿到好几公里以外去放生。

  故事本该到此结束。可是...经过了三个的夜晚,大愚又听到。唉!又在运动会了,怎么回事?猜想那些家伙再也不上当了,‘这如何是好?’原来每一种动物,当它们遇到危险,身上会放出一种特殊味道,以警告同伴,不要重蹈覆辙。大愚想,‘不能每次买新笼子’。用芳香油,把笼子漆一漆,等干了,再放一块苹果。第二天一看。‘哇!’居然是尾巴少一截的鼠妈妈。唉~这一次要放得更远了。它好像知道人会放生它,倒不怎么在意的样子。这一次把它放到几十公里外,心想‘够远了吧?!’

  安心轻适的经过一星期。‘咦?什么声音?’又再运会了。‘奇怪?’故技重施,把鼠笼漆上松香油,放一块香饵引诱。大愚暗想:‘不会吧?难道真的是鼠妈妈?’次日一看,‘哎!真的是,断了尾巴一截的鼠妈妈。’这令大愚深思:‘这太不可思议了!她只住了一星期而己呀!就认定这是它家了吗?这么执著。’哦!世间人的轮回就是这样了。‘这一次拿去外县市放吧!应该不会再找回来了吧!移民应该也是不错的呀!明天再拿去放。’结果...早上一看。‘哇!怎么会这样?’那只鼠妈妈居然快死了,它为要把它放到很远的地方而不愿意活了吗?她知道我的意念吗?

  人何尝不也是如此?这时候猛然觉醒。如果我们不肯用智慧去面对和解决问题,必将会彼此一直重复错误的交会,直到互相的毁灭,能不戒慎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