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
主页/ 哼哈一如说/ 文章正文

见鬼

导读:见鬼当我未曾看到他时,一切不生不灭,山河大地皆是法王座。  当我看到他时,一片乌云遮过,顽固的蒙起眼睛,任业摸索。  当我与他并行时,世界没有阳光、流水、有的只是愚痴的根,继续增长。  当因缘变迁,他生老病时,风云悸涌、黑天暗地,山河崩裂,碎粹无完。  于是,乌云有散时,天地有明时,震动有静时。  于是,水底澄清,山依然是山,水依旧无殃──是原来的我。...

  见鬼

  当我未曾看到他时,一切不生不灭,山河大地皆是法王座。

  当我看到他时,一片乌云遮过,顽固的蒙起眼睛,任业摸索。

  当我与他并行时,世界没有阳光、流水、有的只是愚痴的根,继续增长。

  当因缘变迁,他生老病时,风云悸涌、黑天暗地,山河崩裂,碎粹无完。

  于是,乌云有散时,天地有明时,震动有静时。

  于是,水底澄清,山依然是山,水依旧无殃──是原来的我。

\

  于是,另一片乌云再起时,可以不懈一顾,云何?戏曲无尽,唯有一调──轮回记。

  于是,来去只是尘影,原来是──见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