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
主页/ 小和尚的白粥馆/ 文章正文

清香手擀面

导读:清香手擀面有天经过厨房的时候,鼻子中传来麻油的香味,我知道一定是智恒师父在做他拿手的手擀面了。  把头探进去厨房,问智恒师父,要不要我帮忙?...

  清香手擀面

  有天经过厨房的时候,鼻子中传来麻油的香味,我知道一定是智恒师父在做他拿手的手擀面了。

  把头探进去厨房,问智恒师父,要不要我帮忙?

\

  智恒师父回头看着我说,又想帮忙吃吗?他笑,早知道你们这些小鬼一定会被吸引过来的。

  厨房门边陆续又冒出几个头,是几个师弟,个个抿着嘴,偷偷地笑,端坐在小桌前。智恒师父把面条放在我们面前,因为看到智恒师父身边的小篓子里,还有不少未下锅的干面,大家相互看着,都很客气的样子,假做谦让。

  智恒师父说,别装了,快吃吧。

  立即埋下头,斯斯文文的开始吃面,掌握着分寸,眼看着第二锅面快要好了,猛扒几口,把面碗吃得底朝天。

  这种感觉好熟悉,有记忆心底涌动,忽然想起出家前的时光,那时家里也经常吃手擀面。那年我还不叫戒嗔,有一年,大概是五岁,生病了,不是什么大病,只是吃坏了肚子。若那时佛祖给我一个愿望,我一定会告诉他,我不想再拉了。

  小孩子总是重视眼前的利益,小小现实主义也不是大缺点。

  妈妈把我带到王大夫家里,他是山里唯一的大夫,医术不知道算不算高明,因为没有人和他对比。王大夫说,给孩子吃些药吧,另外暂时不要吃饭了,现在吃反而延缓了病好的时间,等药效上来了再吃。

  睡在家里的床上,妈妈在小小桌上擀着手擀面,我无数次把头探出来问妈妈,什么时候吃呀。

  妈妈只是说,再坚持一会吧。

  记得饿了一整天,等到晚上妈妈的手擀面放在面前的时候,迫不急待地扑上去狼吞虎咽。

  妈妈看着我笑,她问我,好吃吗?

  百忙中抽空抬头看她说,好吃好吃。那不过是一碗普通的手擀面,只是在饥饿中显得特别美味。

  妈妈一边说,慢点慢点,别噎着。

  好像最后还是噎着了,妈妈递过来早已经准备好的白开头,有谁比她更了解我?

  那碗面条中是否有半荤腥的鸡蛋,已经不记得了,但是麻油的香味却时时留存。

  生活中苦涩的经历,反而更容易成为回忆,无数次吃面的经历中,能记起的却是那一碗。回忆就像吃苦瓜,入口后时苦,再嚼几次便忘记了。

  我还记得你那时的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