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
主页/ 贤崇法师/ 文章正文

行住坐卧悟禅机

导读:这两天大家可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产生。早上那么早起来,而且这次禅修人比较多,那么多人挤在一起,洗澡也不方便。吃的又是又那么简单的食物,可能有人晚上做梦都想着回去要怎么大吃一顿。(学员:不会,斋菜很好吃!)呵呵,那你可以在这里住下了,不要紧的。其实在我们的生活当中,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产生,如果你能够仔细觉察自己:我为什么在抵触?我为什么会不舒服?我的内心为什么在排斥?其实这个时候就是觉醒和提升...

行住坐卧悟禅机

  这两天大家可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产生。早上那么早起来,而且这次禅修人比较多,那么多人挤在一起,洗澡也不方便。吃的又是又那么简单的食物,可能有人晚上做梦都想着回去要怎么大吃一顿。(学员:不会,斋菜很好吃!)呵呵,那你可以在这里住下了,不要紧的。其实在我们的生活当中,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产生,如果你能够仔细觉察自己:我为什么在抵触?我为什么会不舒服?我的内心为什么在排斥?其实这个时候就是觉醒和提升的最好机会。越是在你产生抗拒和恐惧的时候,你就越能发现自己有很多问题。每当碰到问题的时候,当我们能超越它,我们就能得到提升。如果我们任何时候都任由自己身体的感受摆布的话,你就不会有改变。什么叫修行?这就是修行。我觉得人生各种过程都是一种体验,当你能抱着一种体验的心态生活的时候,你会发现人生真的很好,各种各样的过程都是一个成长和修行的机会。

 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:如何在生活和工作当中去体验禅修。如果你们觉得这样坐着不舒服,觉得摆一个怎么样的姿势更舒服,你们可以随便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想倒在后面靠着也没关系,不要紧的,关键是要放开、放松。我想只有我们的身体放松了,我们脑袋瓜吸收的能量才会更强。你如果说身体所有的思想老是专注在我要怎么坐着,那你的脑袋瓜有一半都被身体绊住,那我们对其它东西的吸收就会减弱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禅修,用很舒服的方式生活就是一种禅修,找到很轻松愉悦的状态去工作也是一种禅修。所以我们要用这样的一种精神去感觉、去觉知生活,我们不要对生活产生一种抵触、恐惧、不安、难受,不要用这种精神。你越用这种精神,你身体的能量就越会成倍的降低,你就会做不好事情,因为你的思想老是在分散。

  实际上禅修就是体验、提升我们身体强有力的潜在能量。如何让这种能量聚焦在某一点上进行突破?那就需要我们怎么样把它训练起来。就好像我们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,每天为了生活、为了工作、为了家庭,我们不断在接触各种问题。我们在寺院管理当中也是这样,人、事、物涉及到各个方面,除了寺院内部,还有政府、还有社会,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你去面对的时候,你应该怎么样去看待、理解和调整自己?我这几年当中有一种最深的感受,就是让自己的心放下。我们慧安师兄教大家打坐时有没有叫你们放下?你们放下了多少?是把身体放下呢,还是把心放下?还是把工作放下?还是把你的朋友放下?你放下多少?你能放100%,你在这里就有100%的收获;如果你只放下10%,那你最多只有10%的收获。

  在生活当中也是这样,如果我现在在这里喝一杯水,心里却老想着后面的话怎么讲,后面的事情怎么做,那就算是整杯喝下去,也不知道这水是什么味道!因为你的心不在这里,心不在这里你就感受不到这个过程。在我们工作当中是不是这样的?如果说我们的心永远是恐惧、挂碍、不安,那个心就没办法降服,没办法降服,你的身体就不是你的主人,当不是你的主人的时候,你做的事情肯定没办法达到你理想的境界,这需要我们通过什么方法让自己变成我的主宰者。

  佛教里面讲“我是主宰”,但我们能主宰自己吗?不想生病还是要生病,我想睡觉却睡不着。这两天在这里睡不着的有多少人?好像很多人都跟我讲睡不着觉,洗澡不方便,好多人挤在一起等等,我想这个问题很快就可以解决了,我们现在把后面的两栋房子快速装修起来,以后你们每个人可以住一个房间,当然这种机会可能不多,但我的愿望是这样。我们实际上真的不能主宰自己,就好像我眼睛不眨,你可能停两分钟或者三分钟做到不眨,但是叫你长时间不眨是做不到的,是什么原因?我们的身体有一套自己的规则,有自己的一套循环系统,有自己的一套免疫功能,我们是主宰不了它的。

  我刚刚在上课之前还在看一本书,关于如何在日常生活当中理解佛教的,里面讲到我们人有两个我,一个本自清净的本我,一个是攀缘的小我。他所讲的这两个“我”,我感觉特别深刻。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历,当晚上睡觉的时候,感觉你的头脑非常清晰,但突然间要动手动不了,动脚动不了,要喊话喊不出来,有没有这样经历的?(有)没有的你们可以去经历一遍,这种经历真的是很可怕!我们老家那边有传说,他说可能你的房子里面有一样东西100年没有动过,那个东西成为精,妖怪,然后晚上就会把你压着,让你喘不过气来,所以要把这个东西清理清理,把它送走。但实际上现在人家说不是那么回事了,说是你睡觉的时候姿势不对,或者仰着睡,把手压在这里,让心脏长时间处于压力的状态里面,就会产生这种身体的自然反应。也可能你左侧睡,心脏也是被压着,长期处于这种状态,有时候当它承受不住就会有这样的反应。在生活当中有很多现象我们无法自我超越,或者说无法自己主宰自己,我们成为不了自己的主人。

  很多时候我们就是被这个小我牵引着走,而迷失了本自清净的本我。当然,这里面有很多东西,很多时候我们内心当中不想这么去做,但是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原因驱使着我们走,不得不这么去做。比如为了在别人面前很有面子,我就要赚很多钱,我要买大的房子,我要买很好的车。

  昨天下午福建省嘉兴商会成立,他们让我当名誉会长,我说我一个出家人在这种场合干什么都搞不清楚,可是他们非得让我去,碍于面子我就去了。去了以后发现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谁谁谁多少钱,谁谁谁做得怎么样,谁谁谁得到什么职务,都是这些东西。然后我看到酒店的门口全部是清一色的高级轿车,多的达一千多万,最少的也在五六十万以上。福建省在嘉兴市所占的经济比例还是挺大的,500多亿。在嘉兴所有外省当中占最大,所以他们很牛,都是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。

  我当时就在想一个问题,其实人活在这个世间最基本的需求是什么?吃饱、穿暖、睡好,实际上就这么简单的几件事情。但是我们折腾多少事情出来?吃要吃什么鱼翅、鲍鱼,每天都要换口味,最后得了口蹄疫、非典,什么都出来了。我们这其中有营养专家,你们应该很懂。穿衣服,我有一个朋友她有几百套衣服,专门有个房间挂着琳琅满目各种各样的衣服;有几百双鞋,有的鞋买了就放在那里从来不穿的,只是看着喜欢就把它弄回来,买来放在那里一直都没穿过。这是一种什么心理状态?这是一种内心强有力的占有欲!当你这样的一种占有欲越强的时候,你们想想看会变成什么样的一种生活状态?我有一栋房子,我要再买一栋,有两栋我要三栋,有三栋我还要四栋。最好全国各地东南西北都要有我的房产,我冬天到海南去住,夏天到北戴河去住。最后那些房子全部让保姆住了,让管家住着。

  我有个朋友跟我讲过,他在香港最好的一个位置花了几千万买了一栋别墅,然后夫妻两个为了还款,不但要把正常的班上好,晚上还要加班。就这样两个人一天到晚晚上深更半夜回来,早上天不亮就走了。到头来是保姆在享受那个房子,抱着狗,翘着二郎腿,看着电视,她才是那个房子的主人。你说它真正的主人在做什么事情?成为那个保姆的奴隶,你们去赚钱我来享受。只要我们对生活存在的真正价值没有理解透,我们就容易成为金钱的奴隶,成为名利的奴隶,成为一切人家所认识的那种标准的奴隶。然后不断驱动着自己往这些方向跑,所以我们烦恼丛生,我们坐立不安,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。很多人都说痛苦,痛苦从哪里来?就是你对世间的万事万物没有正确认识。没有正确的认识你就产生错误的想法,错误的想法就会让你黑白颠倒,是非不辨,所以我们不快乐。

  现在外面有很多课都在教我们如何成功,教我们如何抓钱,教我们如何用手段去把别人口袋的钱变成自己的,都在学这些东西。但最后往往你自己被别人卖了还在给别人数钱。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不理解自己活在世间的真正意义是什么。当你没有理解透这样一种基本规则,真的,我们每天活在这世界上到底是什么样一种状态,自己都搞不明白。

  实际上,跟诸位分享,当我们把自己内心当中的烦恼、不足,以及对待问题的错误认识解读透、纠正过来之后,你所产生出来的力量跟以前完全不一样。就像我们经常说的,我们平常人都在做加法,我有一百万,认为有一千万等于成功,我有一千万,变成一个亿等于成功,我有一个亿,还要更多才能说明我活得出色。人家有一个店,我要开100个店,我很了不起。不断得到越多,说明你越成功,都在做加法。但佛教的思想里面不是这样的,它要求我们做减法,要求我们归零,归零是什么?我们内心当中的障碍,包括对物质的占有欲,都要通通放下。当你真的能放下之后,你身上展现出来的能量会比平常乘以倍数地增加,倍数是乘法,前面是加法,所以我们要用乘法。当然,要做到乘法,首先内心当中要归零,对物质、对名望、对地位,对一切一切的东西全部要放下,只有放下的时候,你身上展现出来的能量才超于一般事物发展的规则。

\

  我们禅修就是训练这样的一种内心世界。可能我在那里跑步,跑得气喘吁吁,但我内心当中只关注跑步的过程,对结果、对名望我没有太多的在意,只不过是告诉自己我要全身心、专注地把它跑完。现在我们国家级,世界级的这些运动员,甚至教练都有这样的一种辅导课。要成为世界第一,首先要把各种名望放下,让自己的身体在一个极致状态下进行爆发。如果你老是挂碍着,我今天一定要得第一名,不得第一名,我的家里人没面子,我的团队没面子,我的国家没面子。当你有这样一种期待的时候,你身上就会有一个包袱压着你,包袱压到你跑步到底迈左脚还是迈右脚你都搞不清楚的时候,第一名肯定不是你的。

  我们平常在生活、工作当中也需要体现这样的一种精神境界,把内心当中的包袱放下,全身心去投入工作,感受那个过程。自然而然的,你产生出来的结果肯定是理想的那种状态。这需要我们时刻让自己的身体,让自己的心灵去感受禅。禅是什么?禅是轻松、喜乐、自在、清净,所有你们觉得理想的境界都是禅。反之,不理想的境界都不是禅。你们可能说我要有大把的钱,那我就很开心,那个开心也是禅。让我们活得很自在,让我们活得很愉悦,让我们身心时刻充满于喜乐的状态,那就是禅。

  这个世间有一个基本的规律。这是一条线,我们所说的地平线,你就发现往下沉的东西都是重的,升起来的东西都是轻的。我们佛教里面讲,步入地狱的东西都是重的,那什么是重的东西?你们说说看,石头、铁块、欲望、压力、贪婪、包袱、爱。爱如果改变一种方式它会很轻;如果爱是执着、欲望、占有就很重。你们觉得是这样吗?如果把爱变成占有它就很重,如果把爱变成喜乐它就很轻、很快乐,这里面就看你怎么样对爱进行解读。为什么地狱一定在地下,不在天上呢?因为地狱是重的。重的东西就裹紧着我们,让我们不舒服,障碍着我们,让我们放不下,时刻压着我们喘不过气来,让我们手脚不知道如何去摆放。我想把一件事情做好的时候,有那么多障碍和挂碍约束着我,我放不开手脚。

  就像他们以前教我打高尔夫球一样的,我总想着把这个球打出去,但我越在乎怎么把球打出去,就越打不出去。最后欧阳老师跟我讲,你不要去在乎那个球,你把杆举起来,往下一放,直接把杆挥出去,自然而然那个球就被你带走了,后来发现真的是这样。不过到现在为止,我也就打过那么一次。这里面我很有感触,世界上做任何东西都不能违背事物的规则,你背离了那种规则,你发现做事情很难;你顺着那个规则的时候,发现做事情很容易达成。如果让我们快乐的,它就是轻的东西,让我们不舒服,它就是重的东西。所以你们好好把自己身边所有的东西梳理一遍,让你喘不过气来,让我们惶恐不安,让我们夜不眠,让我们食不知味的,那就是重的东西。

  我们那里有很多老人家都想念佛,他们都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我经常跟他们讲,我说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实际上很简单的,简单到什么程度?简单到只要将那些让你恐惧、挂碍、不安的东西全部清离你的内心世界,把愉悦、轻松、自在、安详、喜乐的东西提起来。我说你如果提起来了,你不念佛最后也能往生西方;你如果把这些沉重的东西天天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你天天在那念佛也不能往生西方。为什么?因为清净的场所肯定是吸引清净的人,污浊沉重的场所肯定是吸收污浊沉重的对象,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吸引力法则。你觉得什么叫成功?我觉得成功就是一种轻松愉悦的生活方式。那什么叫不成功?就是一种沉重、欲望、贪婪、执着、放不下的一种方式,也叫失败。我们为什么不能轻松愉快地工作,让自己成功呢?为什么总是在自己内心当中强加那么多恐惧和不安让自己失败呢?所以失败和成功是自己把它吸引来的。为什么我们不能排除这些障碍,让自己随时随地都处于成功愉悦的人生境界,去展现自己的一席生命?为什么我们有那么多放不下,那么多执着,那么多无法取舍的东西?

  你们都不知道,到现在我们寺院欠债1761万,谁有我这么多?你们谁比我多?没有吧。你看我哪一天活得痛苦了:明天怎么过啊!谁能给我一点钱,把我债还了啊!你们所有人跟我在一起的时候,我哪天在你们面前倒过苦水,就现在倒了一回。可能就像人家说的,债多了不愁,跳蚤多了不痒。

  当我们不能理解这样的一种规律,你就发现做事情真的很难,做不成。见一个人巴不得他给我钱,见一个人巴不得他赶紧给我们寺院捐款。我想如果我是这样的话,每一个人见到我就逃得远远的,可能第一次见完第二次再也不想见我了。人家为什么要往寺院捐款?那是发自内在的喜悦,愿意去付出,愿意跟着你这个理念去做事情。我经常跟我们慧海法师讲,我说我们在做一件什么事情?就算再多的资金到我手上,只是这边转一下,又从另一只手出去了,一双手永远是空空的。所以我才能保持很心安的状态,因为我没有把这些东西当作自己占有的欲望。正因为没有这种占有欲望,我每天晚上睡得很好。

  当然了,我们人活着就要动,事情我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。我们对面客堂里刚刚运回来将近十万本小册子。所以今天结束之后,你们能搬多少就搬多少,尽量搬走,然后发出去,让更多有缘的人通过这些小册子得到受益。这就是我们香海禅寺存在的价值,没有任何要求,正因为没有要求,所以我们都活得很轻松。你看我们这里哪一个法师、哪一个义工拉着死尸的脸,有没有?没有吧,大家都很开心。正因为大家很开心,你们来到这里才开心。这就需要我们从内在里面去自我建设。真的,人活着就是那么简单。有一片屋子让自己遮风挡雨,冬天到了有几件衣服穿在身上可以保暖,每天起来有工作做,有饭吃,这就是一切。如果担心老了没有人抚养,去买一个保险。如果再担心我以后没钱治病,我经常是这样想,如果哪一天我真的得了癌症,我就让自己接受那个癌症。因为这说明这个身体已经坏了,已经坏的时候,你一定要把它弄活过来,中间要费很多精力和时间。从现在开始你已经做好这种准备的时候,你对病痛、对老死就没有恐惧。你能地接受一切好的东西到你身上,也能坦然地接受一切坏的东西到你身上。你就发现,你的天空每天都很蓝,即使下雨天你也觉得太阳就在云顶上面,仅此而已。

  这是一种什么生活?这就是禅的生活。就是让我们把纠结、恐惧、不安这些东西从你的心中卸下来,让它们在你面前消失。自然而然的,你就能保持一个非常喜乐的状态里面去经历那个过程。你想想看,我们所有的恐惧、不安是谁给我们的?慧云没办法给你们,慧海法师没办法给你们,香海禅寺没办法给你们,你们的老板、家人也没办法给你们。都是自己找出来的,所以还需要你自己去把它卸下来。那天奥康集团的一个总监给我打电话,他说师父,别人都有车,我想去买车;别人都住大的房子,我也想买大的房子,但是我就是钱不够,所以我每天都很苦恼。我说你为什么要跟别人去比较呢?当别人开车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能骑自行车去上班呢?当你自己有一套房子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能把它收拾得很温馨,住在里面去感受生活的真谛呢?我说只要你一跟人家对比,你就永远没个完,今天你有一百平方,别人有五百平方;你有五百平方,别人还有一千平方呢。我那天去北京讲课,接我的开车的老板在那里讲,他说他一个朋友在北京买了一套别墅,有三千平方!你们知道三千平方是什么概念?三千平方的别墅里面就住着三个人。应该放个《聊斋》给他看看,他明天就搬走了。

  所以你就发现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。你想想看,他有了这个房子就要雇五六个保姆,雇五六个保姆又还有很多东西延伸出来。我们中国现在还没有房产税,还没有到那么高。那天我见到一个美国的朋友,他说美国的房产税是5%,一百万的房子买下来每年要征五万的税收。他只要拥有房子,每天都在交税。中国这种现象也很快了。所以你们房子住的房子越大的时候,你就越成为房奴,为了房子交税等等每天要拼命去劳作。我说什么样的人要住三千多平方呢?大资本家,他有很多人,要住在那里一起做事情才需要这么大的房子。你说我们两个人,一个人,实际上跟我的房间一样10平方就差不多了,住得反而温馨、自在,都不用打扫。我每天早上起来两分钟就把我房间打扫一遍,然后把昨天弄得很乱的桌子整理一下,这就是最好的方式。人家说师父你最奢侈了,你住在一个160亩地的一个大别墅里。我说这就是因为我们要做很多事情,所以需要这样的平台。我们盖这么多房子,征这么多地,都是为了做事情而需要这样的一个平台。不是说我个人有这个欲望,摆那么大的阔,显示我多么富有。这实际上这都是自己给自己增加的麻烦。

  所以我们怎么样解读自己的人生,你的生活就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。我并不是在这里告诉大家你们都不要去做事情,不是这种概念。早上他们在那里皈依的时候我就讲,我说作为一个佛弟子,除了自己内在的心灵层面要不断得到提升之外,你还要通过自己力所能及的能力去帮助身边所有你能见到的人。所以我们皈依完之后有个要求,就是要求发愿。发什么愿?芸芸无量的众生我要想办法度化他们;污浊的烦恼我要把它断除;法门无量无边,知识永无止境,我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学习;我自己所定的理想的人生目标和状态,我要努力去达成。也就是叫“众生无边誓愿度,烦恼无尽誓愿断,法门无量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”。你们说佛教这种思想是消极的吗?佛教这种思想是颓废的吗?佛教这种思想是没有作为的吗?不是的!我们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只单纯的为我们自己。

  世界著名的管理学家德鲁克说,要明白我是谁?我在哪里?我往哪里去?当你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,你就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能力可以展现你自己;当你不知道你自己,就不知道你自己在什么样的位置;当不知道自己的位置的时候,就不知道我自己的未来该向哪个方向去迈进。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,乃至一个家庭等等,你们随时随地都可以用这三句话去套:我是谁?我在哪里?我往哪里去?这是以前禅宗的禅师教育弟子的一个禅修方法,现在他们把它用到企业里面去。我们也可以用这个话经常问自己:我有什么样的能力?我能做多少事情?这就需要明白自己。明白自己的时候,你就知道自己的位置,知道自己的位置就能规划自己的人生。为什么我们做不到,就是因为我们头脑一发热,就完全不知道我是谁。所以做出很多冲动的行为,做出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出来,这都是什么促使而成的?欲望!人家说欲望就像一堆燃烧的火,不断炙烤着你自己,而且还烫伤着别人。

  你看看电视剧《蜗居》里面,那个人她就是拼了命想要房子。她老公吃快速面她都叫他不要吃,应该吃筒面,筒面放到开水里烫烫就吃。她老公就说,他有好几个月都没吃快速面了,闻到那个面的肉香都会流口水!为了那个房子就这样去过生活,多么无奈!我总觉得生活真的就看我们自己以什么样一个心念来解读,你就会出现什么样一种生活状态。

  佛学的思想要求我们正确地解读生活,正确地看待事物,正确地跟自己的内心产生对接。我们不能正确解读生活的时候,就会被一切事物千差万别的事相所困扰,不清楚自己处于什么样的一种状态和位置。所以我们每天都活在游离、失落当中。我们对这个世间到底了解多少?我们内心当中总是希望有一个永远不变、固定存在的东西。就像两个人交朋友,希望能够结婚,结婚之后能够白头偕老,但最后刚刚结婚没几个月就闹离婚了,这是怎么产生的?跟我原来的理解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差呢?为什么会这样?这就要明白一个道理,就像这张桌子,刚开始做出来的时候,也是很漂亮的,但是在使用当中它慢慢的不断在碰撞,不断在幻灭,总有一天会整个都坏掉的。那你说是我的心对这个物质的解读不对呢?还是这个物质展现在我面前的状态不对呢?

  关于这点,佛陀跟国王有一个对话。他跟佛陀讲:“我60多岁了,发现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,脸上的斑也越来越厚,身体都走不动了,死掉以后会往哪里去呢?”佛陀就问他:“你10年前看到恒河和现在看到恒河的感觉有什么区别呢?”国王说:“没什么大的不同。”佛陀又问:“那20年前呢?”他说:“也一样的。”佛陀又问:“你最早见到恒河是什么时候?”国王说:“我3岁的时候妈妈就带我去看恒河。”“那3岁时候看到的恒河跟你现在60岁看到的恒河有什么不同?”他说:“是一样的。”佛陀问:“你以前看到你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一个状态?你现在看到自己的身体又是怎么样一个状态?他说:“那老多了!”“那是你的身体在老呢?还是你的觉知性在变化?”我们都认为自己老了,自己要死了,自己不行了,所以我们内心当中产生恐惧。对死的恐惧,对这个世间的留恋,对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放不下,但是真正解读透我们内在的觉知性以后,你发现实际上不是这样的。我们的觉知性没有因为某一个物体而产生变化,只不过我们的身体在变异而已,我们3岁跟现在不一样,20岁跟现在也不一样,为什么有那么多不同?佛陀要解读一个思想,就是说我们的身体是不断变化的,我们所接触的物质也在不断变化,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的觉知性。从这一点来看,即使我们老了,死掉了,我们的觉知还是不会变化,这就告诉我们生命是永恒的。

  现在用物理学的实验来讲,水烧开了变成了雾,冷冻了变成冰,雾凝结了变成雪。这个雪、冰、雾和水,虽然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状态不一样,但实际上它的实质是没有变化的,结构没有变化。同样的,我们的身体在不断变化,但我们内在的觉知是不会变的。就像前面那个国王讲的,他3岁看到恒河的感觉和现在看到的感觉还是一样的。60多年过去了为什么没有变化,就是我们的觉知没有变化。这就是禅宗里面经常在解读的:如何回归到我们清净的本性,如何提升我们清净的如来性。这种如来性就是我们的觉知。

  我们前面讲过,睡觉的时候你感觉被东西压住了,手动不了,身体动不了,你很恐惧,实际上那个不能动的东西就是我们所说的“攀缘心”,就是我们的眼耳鼻舌身对这个世间解读的一种状态。就像说我见到你,我觉得你的相貌很庄严,你的笑容很美,我很喜欢,那是我的攀缘心在解读这个物体。攀缘心所展现出来的,它不是我们真正原本清净的本性。我们要修行、要体验、要回归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原本清净的境界。回归了那种境界之后,你发现内心当中没有恐惧,没有障碍了。你内心当中那种清净、自在、喜乐的状态就像泉水一样的随时冒出来,你做什么事情都能不违背事物的规则去运行它,而且很容易成功,就是因为你对一切问题都产生一种喜乐的状态。我自己就很有感觉,每一次站在讲台上,面对这么多人,我该怎么样来解读这个群体?比如他们对我的讲话没反应,他们在那里打呼噜,他们老是跑出去接电话,他们有的人拿着包就走了。如果我老是看着这个场面负面的东西,那我后面的话就不想讲了。可能本来讲得激情澎湃的,后面都不想再说下去了。那是什么?就是攀缘心在解读东西,没有回归到自己原本清净的本性。

  实际上禅宗里面讲的“开悟”就是要打开这样的一种境界。这种境界打开了之后,你发现你身上的能量千百万亿倍地增强。像佛教史上著名的两位诗僧:寒山和拾得,原来是个文盲,但开悟之后,竟然可以作诗,诗作得很好!很多禅宗的祖师大德原来都是一些很平常的人,但当他开悟之后,那种境界别人根本是无法达到的。就是因为他把内在潜在的涌泉穴给打开了,所以生命之水就从那里迸发出来,这种现象太多了。还有禅宗六祖慧能大师,他原本只不过是一个砍柴的樵夫,就像当地的一个农民一样的,一字不识,天天劳作,赡养他的老母亲,这样的一个人。但最后中国佛教遍布中国大江南北,甚至现在影响世界,就是慧能大师的影响。这是什么状态!实际上我们要想真正体现强大的能动力,就需要开发我们自己内在这个层面的东西。

  像现在很多成功学,他们也想开发这些东西,但是他们用什么方法?一天到晚教你我要钱,我要车,我要房子老是教大家去想我要我要。结果要了半天最后学费被老师赚走了,自己什么也没要到。这里面我们就要明白一个道理,当我们没有从内在去开发潜在的自我觉知的本来面目的时候,我们身上展现出来的能量肯定是有限的。

  经常跟很多艺术家在一起对话的时候,我就在想,为什么有的艺术品在经过历史长河的淘汰之后,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解读它,没有人能超越它?他们是在怎样的一种状态里面去完成这个作品的?大家有没有到法国看到那个微笑的蒙娜丽莎?现在很多人去模仿,但要达到那种逼真的境界做不出来。它永远那么微笑,永远那么安详。是靠什么做出来的?就是用生命去解读。当你内心当中产生这样一种灵知之后,用你的身体去体现这种状态。你看梵高作画的时候,他哥哥给他一点钱,他把生活费留下之后,剩下的就全部用来买涂料。没钱买涂料的时候,就憋,憋,憋到钱一到,他就到涂料店里去买很多很多,连笔都不用,直接用手去涂写!那种生命内在的爆发,一切东西都可以作为他的工具去体现,这是什么境界?真正好的艺术品是没办法用手、用眼睛、用头脑去分别的,那些能分别的东西都是垃圾知道吗!

 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写出来的东西我们不愿意看?因为里面没有灵魂;为什么我们一件事情做不好?因为我们没有用心;为什么我们生活不快乐?因为我们永远徘徊在外面,不会去欣赏生活;为什么一篇诗,一篇文章会让那么多人流泪?因为他用心去创作的,当你对接上的时候,你的心跟他的心是呼应的。你看一些好的作品,我们看了就会深深的受到里面所解读出来的那样一种境界所震撼。

  我以前讲课的时候也想做PPT,也想要准备什么什么,最后这些东西做出来了你就发现你都不想讲。你如果越往下讲,后面的人听得就越昏昏欲睡。因为你在卖弄,不是你生命内在里面体验和解读出来的东西,人家听得肯定要睡觉,因为不是他想要的。你们有没有理解到这样一个层面?我上次去交大的时候,他们一个老师叫李涛,他是南京大学商学院的一个教授。我在交大讲课,他也在交大讲课。他说师父你赐我一个名字,我也要一个法名。我说你这么聪明,就叫慧海,智慧如海。他经常跟我打电话一起分享,他说:“我这么多年来,还被清华大学列为十大讲师之一,但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,当你完全没有拘束,从内心当中流露出来的东西,才是最能感动人的。”你如果打个PPT告诉大家这个是什么这个是什么,人家没感觉,人家只不过是用耳朵和眼睛来了解它,不会用心去感受。可能我拿笔记本记了下来,但回去以后把笔记本往那一撂,生活还是照常不变,所以这种状态就没有感觉。

  我这几年在各种场合都一直从内在去训练自己这样的一个层面,讲出来的东西一定是自己很有感觉、很有体验,而且自己很受用的一面。这样去跟大家分享的时候,真的就是我们所说的艺术的解读、心灵的碰撞、心跟心的交流。这样的一种交流才会产生共鸣,这样才会有收获。也只有这样去交流的时候,我们这个过程才会有意义。

  我们在生活当中如何去贯彻禅修?实际上只要你随时随地时刻用心去察觉自己,你就发现你每时每刻都能保持很良好的状态。你吃饭吃得很香,睡觉睡得很甜,做事情时也能专注地把它做好。如果说碰到哪一些缘分没有成熟,或者我们没有做好的时候,你也会在那个场合把它放下。然后把新的东西拿起来,又可以把它做好。这样我们就不会每天活在惶恐、障碍、恐惧、不安之中。真的,生活就是这样,你用什么样一颗心来解读,你的世界就变成什么样的世界。

  当我们家庭碰到问题,企业碰到问题,生活碰到问题,身体碰到问题,朋友碰到问题,平常人第一个反应都会把所有的问题强加给别人。好像说我们禅修班没办好,这是慧云的事,这是慧安的事,就是你们没弄好,或者说是他们厨房不配合,把所有的问题都强加于别人。但仔细想一想,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在于我自己。林敏跟我讲,师父啊,在宁波有人说香海禅寺坏话,说香海禅寺衣服怎么怎么不好,说香海禅寺做的什么什么不对。我说那很正常啊,因为我自己不是佛,不是一个圆满的人。不是圆满的人肯定就有弱点,就有不足,总会有让别人解读不到那样一种理想境界的时候。如果说我们香海禅寺是水的时候,什么器皿来我们就会变成什么模型,那自然每个人都很开心。当我们自己是个固体的时候,你那个固体跟我这个固体如果不融合就会产生碰撞,产生碰撞自然就会不开心。可能我是这样解读的,你是那样理解的,他是那样思考的。不一样就有冲突,有冲突就有矛盾,有矛盾就有是非,就有各种各样不如意的状态出现,这是不是很正常?真的就是那么回事。

  所以我们要通过禅去修炼自己的生活,让自己从不圆融的状态修成圆满的境界。什么是圆满?就是我们所说的像水一样的圆满,装到酒杯里就变成酒杯,装到茶杯里就变成茶杯,往那里一倒它就融入到桶里面去。在我们人生里面,你们有没有想到把自己变成水?如果没有的话,那你就有很多棱角。有很多棱角的时候,在社会的各种碰撞当中肯定会出现很多问题。那你不能怪别人说你,也不能抱怨别人,唯一的就是调整自己,让自己更圆融。

  当然了,我们要记住一点,这个世间只要你的脚迈出一步,肯定会有人说你怎么不迈左脚,怎么不迈右脚,你脚迈得多难看,你走路的姿势多么丑陋不堪。很多人说师父玉树临风,笑得多灿烂,但也有人说我不好啊。有人说你好,就会有人说你不好,永远是这样的。只要你做了就会有人说,你的影响越大,说你的人就会越多。所以不要被别人负面的东西所影响,走你自己的路,吃你自己的饭,尽可能让自己以更多的圆满体现在世人面前。最关键的一点是什么?你过得快乐不快乐?你活得清净不清净?你对生活的解读是什么样的心态?最后展现在你面前的就是什么样一个世界,什么样一个人生,什么样一个命运。

  真的告诉大家,你们如果能把禅修这样一种理念贯彻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从现在开始你就成为玉皇大帝,天天快乐。你如果把这样一种思想像垃圾一样扔掉的时候,那你永远活在地狱里面,煎熬、挣扎、恐惧、不安,那生不如死。到时候可不能埋怨说,师父,我也来禅修过,我怎么那么痛苦呢?那不能怪我,因为我不是上帝,佛也不是上帝:你们只要对他恭敬,他就可以拎你到天堂去。这是不可能的!需要你们自己去改造。你如何去解读禅修,如何把禅修贯彻到生活当中,那就是你自己的决定,不是伟大的佛陀,更不是慧海法师,不是我,也不是慧云能决定的。所以禅修你如果运用得好,生活真的很快乐。

  那天我跟一个温岭的师父在打电话的时候,他经常给我讲一些他自己不顺心的事情。我说我每天都会碰到不顺心的事情,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在我面前抱怨。我是怎么解读这些事情的?我说人家要求我,跟我说的时候,我就想尽办法帮助对方。当我自己碰到困难的时候,我就想尽办法把它放下。想到解决的方法以后,我再把它拿起来,再去面对它。我觉得是你的事情,你永远无法逃避,不是你的事情,你想揽过来,也不可能把它做好。生活当中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你的心打开了,这些事情在你面前就不成为事情。当你的心裹紧了,每一件事情在你面前永远不会消失。该你负责、该你面对、该你解决的问题你逃避,那些事情就像影子一样,永远跟随着你,无法摆脱。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什么?接受、面对,再想想办法,用什么办法去解决,就这么简单。活着实际上很简单,只要我们的欲望少一点,只要我们不要去跟别人对比,你发现你在哪一个工作岗位当中都能做得很出色,甚至超越别人。将来有一天你可能就成为心灵和物质丰足的富豪。如果你不能以这样一个思想去解读你的生活,那你永远不会幸福,即使你拥有上百亿资产,你还是活得很痛苦,因为你两个眼睛总是盯着别人比你好。

  我经常讲,如果让你当胡锦涛总书记的时候,你觉得奥巴马比你还牛,心里也不平衡。如果真让你当上奥巴马的时候,你觉得也不是那么回事,美国那么多眼睛盯着你,经常在你身上找原因、找毛病。那你说到底什么是最舒服的?发现是没有止境的。只要有对比,你的内心永远都得不到平衡。当你放下的时候,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;当你拿起来的时候,它就变成身上的包袱,沉重地压着你。所以放下就是跨越,背起来就是一个负担。日本很多人读完书以后都不想当老板,都想当员工。因为员工很轻松,没有那么多负担。日本员工的工资都很高,税收很高,老板实际上赚不了多少钱,所以他们都愿意当员工。五天班一上,把东西一撂,就可以开着车去旅游了。所以你们不要认为当老板就很舒服,当老板就很风光,当老板就可以开好车,那是因为你没有体验当老板的滋味。你赚了十年的钱,一投进去最后变成泡沫的时候,哭爹喊娘都没用。

  理解了这个道理之后,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。也许可能我只适合扫地,那我就好好把地扫好,每天按时上班下班,老板就不会炒我鱿鱼,我就可以通过这个工作养活自己。

  你们可以看看稻盛和夫的一本书——《人为什么活着》。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,不管你做总统也好,扫地也好,都是一个修炼人格灵性的过程。当我们把心安下来做事情,你就发现活着真的很简单;当你的心不能自我限制的时候,你每天都会活得很痛苦。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当老板的,当你不了解自己,不能降服自己的心的时候,灾难的日子就在那里打开了。

  有句话叫做“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,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”。中国所有企业的平均命运才3.5年,为什么那么短呢?就是因为有很多人不安分做事情:我要创业,我要当老板,我要干嘛干嘛。于是他就把老妈的钱借了,把亲戚朋友的钱借了,把能借的钱全部借来投进去,结果破产了。原来你在别人心目当中是非常值得尊敬的,但你破产了把别人的钱欠了,人家向你讨钱,你没办法给别人钱。如果你有诚信,你还要花十年时间去打工还债。所以当你不能好好定位自己,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,你的人生就会出问题。但是反过来讲,如果这件事情很成熟了,有80%到90%的成功率的时候,那你也不要害怕,去尝试一下。

  就像我原来在普陀山教书,后来不教了,跑到这里来下海。当时跟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师兄,那时这里有个老人家整天管我们,他是在那边抽签算命、看卦的,他说是政府派他来这个寺院管我们的,我们出门还要向他请假。你想想看,我们当时是个老师,受那种气,我的师兄才来没几天就跟他吵了七次架,最后很生气说再也不来了,就走掉了。

  但是我就觉得任何东西都有一个人家认识你,你认识别人的过程。当你的愿景和方向很大的时候,这种吵架、别人指使你,那都是小事情。你如果把这些小事情当作一个天大的事情来面对,那驱赶你的永远是你自己,不是别人。到现在为止,我也不觉得我是这个寺院的主宰者,而是我们所有人在一起共同去完成一件事情,一起把这件事情做起来。当你用一种很开阔的心量去解读自己的时候,你就活得很开心,这就是对自我的认识。当你了解自己,你就知道定位自己,当你知道定位自己,你就知道如何去做事情。人生就那么简单,当你明白这个道理之后,你就知道如何安住自己。禅修就是时刻让自己安住,安住心、安住身体。当你的心能安住,你处处都充满着喜乐,当你的心不安住的时候,它永远是悬在空中的,不得安宁。这就是禅需要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产生的一种状态。

  大家回去,走路、吃饭、工作、交谈、随时随地都要让自己处于安住的状态。有时候我也不安住,他们在讲话,我老在看手机;有时候在谈这件事情的时候,心还挂着外面,我发现那个过程就是不安住。当你发现你的心游离、不安住的时候,就赶紧提醒自己回来,专注地把事情做好。既然我不能离开这里,那我就把这件事情快速地解决好,然后去做第二件事情。所以从现在开始,就要用这样的一种觉察,或者说观照、觉知,时刻觉察自己的身体、情绪、行为等等。当你不断这样去做的时候,你会发现我们的身体在某一种层面上是可以掌控的,当然那种掌控只能是攀缘性的掌控。如果我们能随时随地用这样的一种姿态来解读生活,我们的生活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这就看你在禅修的过程当中如何去体验它。

  好,我们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,谢谢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