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典国学网
学典国学网
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
主页/ 佛教因果定律/ 文章正文

数学天才保送北大,拿到麻省全奖却皈依佛门,他到底顿悟了啥?

导读:数学天才保送北大,拿到麻省全奖却皈依佛门,他到底顿悟了啥?人之初,性本善,佛教是伴随着历史的发展而逐步壮大的,在历史发展的不同时期,佛教教义的作用也就不同。佛虽然有神通,但是佛知道万事万物因缘和合...
数学天才保送北大,拿到麻省全奖却皈依佛门,他到底顿悟了啥?

人之初,性本善,佛教是伴随着历史的发展而逐步壮大的,在历史发展的不同时期,佛教教义的作用也就不同。佛虽然有神通,但是佛知道万事万物因缘和合,都有各自的因缘果报在,决不能违背因果来做事。世人无知,不明因果。我们内在的觉醒,是佛;心正而不邪,是法;清净无染的本能,是僧。我们自信的三宝,这种觉、正、净通过佛陀的经书法宝,通过出家人的言传身教。经书法宝是教学的工具,但是这些工具要有人教导才能运用自如。

出家人和一些修行多年的老居士,以他们丰富的实践经验,能指导我们领会经文的义理,掌握修行的方法。我们每个人内在的佛法僧三宝是本具的,但是要通过外在的三宝来唤醒。菩萨是觉悟的圣者,他并不需要我们的礼拜和供养。礼拜忏悔,是为了培养我们的慈悲之心,谦和之心。“礼圣者足,见贤思齐也”,我们礼佛赞佛,是希望能学习佛陀的行止,通过生命的实践,把内在的觉、正、净三宝开显出来。希望佛陀给我们做证明,我们在这条觉悟的道路上也要开始迈进了。用最高贵的头接触地面,可以一方面去体会与圣者足迹的亲近,一方面去体会与整个的大地的融合。大地涵养了无数的可能性,地球上万事万物都是靠土地的滋养,我们也要作育和大地一样广阔无边、谦和朴素的胸怀。

佛学中有:“一粒微尘可藏海,一颗菩提衍世界”,这与科学家们研究的微观世界的分子和原子是不是类似的呢?有这么一个人,他斩获了国际数学奥赛金牌,被保送至北大,毕业前获麻省理工大学全额奖学金,他是数学领域当之无愧的天才!但他在本科毕业后却选择遁入空门。僧人和数学天才,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身份竟在一人身上重叠,在令人惊叹的同时,也引起了人们的深思。这个人就是柳智宇,让我们一起来探寻他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世界吧。

5年前,我买过蒋方舟刚出的一本文集,叫《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》,其中有篇文章是《天才的出走》,书写的对象就是柳智宇,关于他如何摘取国际奥数比赛金牌,如何进入北大,又如何放弃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入学资格,在北京郊外的龙泉寺出家。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柳智宇这个名字。蒋方舟和柳智宇之间的关联,还远不只是以上几点。他们俩都是湖北人,蒋方舟老家在襄阳,柳智宇老家在武汉。他们俩高中都在武汉华师一附中就读,柳智宇比蒋方舟高两届,算师兄。而且,他们俩都是众人眼中的天才少年,分别在文学和数学两个领域,背负了无数人的热望。

至于网上流传的蒋方舟曾把柳智宇当成“梦中情人”,就只能姑妄听之了。不过蒋方舟确实是很欣赏柳智宇的,不管在文章里还是采访中都曾表露过。现在,因为一场集中于知识圈的反性侵运动,这两个曾经的天才少年又产生了某种关联。虽然这关联并不算强吧,却让我非常有兴趣借此机会,梳理一下他们十几年来的人生轨迹。这轨迹曾经无比相似,有如两条相距不远的平行线;后来一度分道扬镳,朝着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;而现在再看呢,却发现其中充满了交错、吊诡和让人唏嘘的元素。

出生于湖北的柳智宇从小就是一位“佛系”男孩,听话、性格内向,甚至有点古怪。加上身材瘦小,体弱等原因,他几乎不怎么参加体育运动。同学们玩的游戏,他不太感兴趣,一直没什么玩得来的朋友。他对物质也十分寡淡,很少逛街购物,从不在乎吃穿用度。

如果非要说他的爱好,那大概只有读书了。只有在书中,才有属于他的一方天地,也是他获取心灵养分的唯一途径。

他对数学真正感兴趣,始于小学。不过,与其说是喜欢数学,不如说是为了老师的表扬。因为在数学上的天赋,他时常被夸奖和鼓励。柳智宇坦然,就是这个原因他才走上了数学这条路。之后父母帮他报名参加了一些数学培训班,这才让他感受到数学的美。因为在培训班上,老师除了讲数学以外,还会讲许多数学背后的深刻哲学。2003年的中考前,华师一附中便开始网罗全市最聪明的理科尖子生,想要成立一个“理科实验班”。华师一附中,是湖北省最厉害的名校,它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。每年都有无数家长挤破了头,都想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去。

不过,柳智宇从初中时就已经是竞赛圈的名人了。他就是在竞赛的簇拥下长大的,仿佛就是为了竞赛而生。几乎每个竞赛科目他都拿过奖,成绩斐然,想进实验班游刃有余。而这个班的目标也只有一个——为国际奥林匹克竞赛服务。2006年夏,柳智宇被保送到了北大数学系。刚上大一,他就如同一只迷途的羔羊。因没有了竞赛的压力,他内心反而更迷茫,思绪也更多了。经常性失眠使他备受折磨,上课时也昏昏沉沉的。

又因眼疾的问题,他连看书的时间都无法太长。大一第一个学期,他的数学分析只得了75分。当想再下功夫时,他已找不到当初学数学的感觉了。2008年5月,柳智宇第一次带领社团参观了龙泉寺。2010年春天,柳智宇就收到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全额奖学金。就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几个月后,柳智宇做了一生中最叛逆的决定——遁入空门,出走龙泉寺。

以下是同学对他的评价听到他出家,特别是拒了MIT全奖之后出家的消息,我并不惊讶。我虽然没有他的智商,也没有他那样的精神境界,但我能感知一二。我们是站在地面的人,一般的牛人是站在楼顶的人,他则是天上飞翔的反重力的神。不管是我们,还是站在楼顶的牛人,都无法克服重力(俗世的束缚)。我们为金钱,为名利,为地位,为工作,为家庭,为感情,为各种各样的东西所束缚,无法逃离。而他,已经脱离了俗世的束缚,这些东西已经不再是他需要考量的问题。

我看到未名空间里有人针对此事回复:“恐怕是释永信高薪聘请他,出家更赚钱吧。”。我感到可笑。也许他的智商够高,是站在楼顶的人,但他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柳智宇的境界,一旦从楼上跳下,只会摔死,不会飞翔。 他已经脱离了我们的苦海。他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自身,而是放在更深层的大哲理里中去。拒掉MIT全奖而出家这个选择,是服从了他内心的召唤的。一个已经反重力的人,是不会将重力因素放在考量范围内的。去理解柳智宇的选择,首先要抛弃掉世俗名利的考量。

我资质不够,不能完全理解数学的博大精深,所以我的数学烂到无可救药愧对老高,但是我知道数学的魅力所在。一旦理解,融会贯通,你会有漂浮在宇宙之中的感觉。你会觉得,这不是自然,这是神的力量,否则,怎么会如此精巧?所以史上但凡大牛人,多半皈依神学。很多人以为他们是迷信。其实不是,什么东西研究到一个境界了,都会相信,这个世界上是真有神的存在的。所谓神,是反重力的人。

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,出家对于柳智宇是最好的选择。我一直认为他最终必会走向神学,只是不知何时。没想到的是他这么早就看破了红尘。他最终还是脱离了人的桎梏,开始进入到神的行列。他出家之后做的事情,不是为他个人,是为了苍生,为了苍生能脱离苦海。可惜他没能来MIT,否则我一定找机会前去拜访,只为多听他几句话。可惜不知道他是在哪所寺院修行,回国时一定要去拜访他,只希望还能有那因缘。

出家后的柳智宇法号“贤宇”,八年以来,他研究过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、《阿毗达摩俱舍论》,参与过南山律典校释工程和龙泉寺藏经工程,现在的他正在龙泉寺参与僧团的教学,主要负责受戒前后的教学工作,同时也编撰过一些戒律教材。在首次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说过:“小时候想当一个科学家,研究出一种能够让人不会死亡的药物或者相关的技术。后来觉得好像不太现实,就想做一个数学家。高中的时候,我想数学家又不够,不是我真正想要的,好像太局限了。”数学无法普渡世人,但佛法却可以,或许成为贤宇大师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吧。

曾有一位中央领导到龙泉寺视察,问柳智宇为什么出家。柳智宇说:“出国不如出家,很多大学生出国,都去为美国打工了,我要为中国文化服务。”领导听后很赞许,说:“我们国家培养的很多人才都流失了,你弘扬中华文化,很好。”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选择,存在即是合理,科学家发展科学技术能推动社会进步,僧人为人排忧解难能造福大众,二者都对社会有贡献,不必拿来比较。数学天才保送北大,拿到麻省全奖却皈依佛门,他到底顿悟了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