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藏网
经藏网
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
主页/ 入门知识/ 文章正文

煮云法师简介

导读:煮云法师(1919~1986年)江苏如皋人,俗姓许。法名实泉,字醒世,号煮云。年十九,依参明披剃出家。二十三岁于南京摄山栖霞寺从若舜受具足戒,继而肄业于该山律学院,旋入镇江焦山佛学院,再进上海圆明讲堂。1950年来台,受任为医院布教师。又鉴于台东、花莲、澎湖等偏远地区,听闻佛法之机缘较少,乃率领弟子深入台、澎各乡镇,弘法说教。此外,曾多次出国,足迹遍及东南亚、东北亚,乃至北美洲等地。煮云法师,一九...

  煮云法师(1919~1986年)江苏如皋人,俗姓许。法名实泉,字醒世,号煮云。年十九,依参明披剃出家。二十三岁于南京摄山栖霞寺从若舜受具足戒,继而肄业于该山律学院,旋入镇江焦山佛学院,再进上海圆明讲堂。1950年来台,受任为医院布教师。又鉴于台东、花莲、澎湖等偏远地区,听闻佛法之机缘较少,乃率领弟子深入台、澎各乡镇,弘法说教。此外,曾多次出国,足迹遍及东南亚、东北亚,乃至北美洲等地。

  煮云法师,一九一九年岁次己未的二月二十三日,生于如皋县七里缺一个贫农的家庭。由于家里太穷,兄弟姊妹众多,幼年没有受到完整的教育,八岁才随著五哥、六哥进入私塾,断断续续的读了几年书,十四岁那年,到一家香铺做学徒。香铺,就是售卖拜佛菩萨、拜神所烧的香的铺子;学徒,在那个时代就是管饭不给工资的小佣工。每日扫地打杂,招待主顾,如此过了四五年。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战争爆发,八年抗战开始,一九三八年,日寇占领如皋,本来贫困已极的许家,经过日本人烧掠后,更是一贫如洗,生活陷入绝境,连他做学徒的香铺也关了门。他无以为活,就在一九三九年,二十一岁之时,在如皋城北三十里名叫西场的地方,于一处财神庙中出了家。由他的师公参明老和尚代刀披剃,给他起了法名实泉,字醒世,号煮云。煮云是二十一岁在财神庙出家,由他师祖参明老和尚“代刀剃度”,他的师父是谁,不得而知。农村小庙以赶经忏为业,煮云要随著赶经忏。他三番两次向师公提出请求,希望受戒参学,均遭到师祖的呵斥,最后向煮云提出条件:要他为常住赶三年经忏,然后由他去受戒参学。这样到了一九四一年,条件期满,他才赶上南京栖霞山寺的春戒。戒期圆满,就留在栖霞律学院受学。在律学院,他受过难堪的奚落,煮师在忍辱的精神和求学的毅力支持下,不为所动,只坚持要读书,那当家师也无可奈何他,只有任他读下去。

  一九四三年冬天,律学院读完,他想进入焦山佛学院深造,又遇到类似的情形。焦山佛学院是中国最有名的僧伽学院,他和星云、广慈二师同去请求入学,因正在学期中间,先随班旁听。他在班上成绩很好,但当第二学期办理入学手续时,副院长东初法师也是嫌他年龄太大,让他仍做旁听生。事实上,他不过二十五岁,但以环境不好,营养不良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得多。

  煮云法师就这样到了上海,为现实生活所迫,不得不住入以赶经忏为主的清凉寺,仍过著赶经忏的生活。到了一九四五年,圆瑛老法师在圆明讲堂设立了“楞严专宗学院”,招收了三十多位学僧,圆老亲讲《楞严经》。煮师赶上这个机会,入院受学,亲近圆瑛老法师。不幸一九四六年春季,圆老突然中风,昏迷数日,醒过来也不能讲课,学院无形中停办。煮师无奈离开上海,到松江天马寺暂住。一九四七年初春,普陀山法雨寺春季传戒,煮师受聘为悦众,这样他到了普陀山。戒期圆满后,留在山上阅藏。同年八月,到普陀山的前山普济寺,听诚一法师讲《法华经》,就留在普济寺客堂任知客,在此结识了该寺的当家师慧顗法师,以此种下了他们三十多年后为师徒的因缘。

  一九四八年,煮师又转到双泉庵任职事,到了一九四九年,战火蔓延到江南,普陀山也一片混乱。这时以刺血写《华严经》为人敬仰的寿冶老和尚,在山上百子堂闭关。同时在山上闭关的,还有妙峰庵的妙善法师,双泉庵的尘空法师,及梅福庵的德源老和尚。德源老和尚在关中听说后,他首先“破关而出”,把另外几位──百子堂的寿冶法师、妙峰庵的妙善法师、双泉庵的尘空法师等,一一都“闹”了出来。

  这时,寿冶老和尚也觉得普陀山待不下去了,带著两个徒弟往定海沉家门候船,想往福建去。这时煮云和另外几位年轻出家人,在茫然无所适从的情形下,就跟著寿冶老和尚一起走。在沉家门等了几天没有等到船,寿老身上带的钱不多,他不好要别人不要跟他走,只好叫自己的两名徒弟重回普陀山。又候了两天,普陀山双泉庵的住持由上海回来,劝大家不要走,跟他回去。煮云、尘空等几个人就又回到普陀山。未久军队到山上征兵,年轻的出家人都要跟军队走,就是在这情况下,煮师跟著军队到了台湾。

\

  一九五一年春天煮师由后里去游览狮头山,这时来自青岛湛山寺的慧峰法师也在山上,二人由此结识。下半年,他商得五十四医院同意,脱离军队,常去亲近慈航法师问法。一九五二年四月,慧峰法师在台南体育场建护国息灾法会,请煮师去帮忙。法会圆满,台南弥陀寺请他任监院。为时不久,以人地不宜离开弥陀寺,搬到附近的一位信徒家中,那位信徒家中也十分局促,只好在人家走廊下支一张床,再以板子遮起来,如此住了半年之久。原来外省法师,不大为地方人士所接纳,甚至于佛教会也不接受他们入会,寺庙也不接受他们挂单。一九五一年下半年,他突破困难,在清水寺借地方打了一场佛七,这是他在南部打佛七之始。

  一九五三年元年台南大仙寺传戒──这是台湾光复后第一次传戒,智光、太沧、道源三老任三师,煮师和慧峰法师都受请为尊证。这时《菩提树》杂志已经创刊,主编朱斐约请煮师撰稿,他开始搜集资料,撰写《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》在《菩提树》连载。这是他撰著之始,从此以后,他的著作就源源不断的问世了。三月,他应台东佛教支会之请,在台东举行了一个月的布教大会,会后并到各乡镇演讲,为台东佛教造成了一阵轰动。

  煮云法师对净土宗乃至整个佛教之贡献可谓至大且巨。1986年8月9日报终生西。法师之传世著作有《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》、《煮云法师演讲集》、《佛教与基督教比较》、《病患指南》、《金山活佛》、《皇帝与和尚》、《佛门异记》(大陆版改名为《佛门故事大全》)、《东南亚佛教见闻记》、《弘法散记》、《精进佛七日记》、《大专青年精进佛七专辑》、《精进佛七感应录》等。